UPS供电系统与备用发电机之间容量匹配

  相关的检测数据表明:对于同一套而言,不管它是工作在市电供电条件下、还是工作在发电机供电的条件下,它不仅具有几乎相同的CosΦ,输入功率因数PF, 输入谐波电流绝对值。而且,还具有非常近似的输入电流谐波的频谱分佈曲线。发电机电源的高内阻是造成的输入电压失真度增大的主要原因, 它极易导致电力稳压器及发电机的自动调压系统发生”误动作”/”误调操作”。 为此,过去为业界所经常釆用的技术措施是:利用增大发电机的输出功率同UPS的输出功率的容量比的办法來改善发电机的带载特性(其实质是通过增大发电机的容量的办法來降低发电机的内阻),从而导致投资成本增大。

  通过适当地”错开”两台电力稳压器的”开机启动浪涌电流”的发生时间及适当地调低电力稳压器的稳压精度,就能用1台150KVA发电机來驱动由两台100KVA电力稳压器+80KVA“1+1”UPS并机系统所组成的UPS供电系统, 从而达到节约投资和运行成本的目的。

  2,亚力电机利用发电机电源來驱动80KVA”1+1”UPS并机系统时、所釆用的技术改进措施

  在民航的空管系统用的UPS供电系统中、为使得UPS并机系统能适应输入电网的电压波动范围大的应用条件,需要在备用发电机与UPS供电系统之间增配电力稳压器(见图1)。对于这样的UPS供电系统而言,处于”串联工作状态”中的电力稳压器不会对它的输入谐波特性产生任何实质性的影响。根据过去所获得的相关的现场测试数据、可以发现:电力稳压器与UPS的输入电压和输入电流不仅具有非常相似的工作波形和基本相同的输入谐波特性参数(例如:CosΦ、功率因数PF、输入电流峰值比KF电流、输入电压的峰值比CF电压、输入电流谐波分量THDI和输入电压谐波分量THDV等参数)。而且,亚力电机它们的输入电流谐波分量的频谱分佈曲线也具有非常相似的变化规律。亚力电机根据前期的在市供电条件下对由110KVA发电机+两台100KV电力稳压器+两台6脉冲型80KVA”1+1”UPS冗余并机系统所获得的测试结果,可以推断出:能对发电机的安全运行造成”最大的潜在威胁”的祸根是来自由两台100KVA的电力稳压器所产生的单极性的”开机启动”浪涌电流,而不是来自由两台80KVA 6脉冲型UPS所产生的具有”缓启动爬升”调制特性的双极性的输入电流及其输入谐波电流。相关的测试数据显示,所需的发电机的输出功率应该大于145KVA。

  为确保由电力稳压器+”1+1”UPS并机系统所组成的供电系统、在发电机供电的条件下,也能安全和可靠地工作,需要对这套UPS供电系统执行如下的技术改进:

  (a)将原來的输出功率为110KVA的备用发电机组调换为150KVA的备用发电机(常行功率);

  (b)考虑到:因发电机电源被投入到电力稳压器的输入端上的时刻、可能出现在具有正弦波形的交流电源的”不同相位点上”,并进而导致它的”开机启动浪涌电流”的幅值会发生较大差异的工作特性(其变化规律是:当发电机电源的投入的时刻出现在正弦波的电压峰值处时、它的输入启动浪涌电流的幅值为最小值。当它的投入的时刻出现在正弦波的电压”过零奌”处时、其启动浪涌电流的幅值为最大值)。鉴于在过去的测试中、在两台电力稳压器的输入端上所曾经记录到的它们的最大”开机启动浪涌电流”是一串幅值为220A左右,持续时间较长达到0.2秒左右的单极性衰减波形。为改善发电机的运行环境,尽可能地降低由电力稳压器的”开机启动浪涌电流” 所可能带來的不利影响。建议相应的电力稳压器厂家:将两台稳压器的”开机启动时间”错开3秒左右。

  (c)为改善发电机的运行条件,建议相应的UPS厂家:对80KVA”1+1”UPS并机系统进行”再调整”,以便尽量地减小两台UPS之间的输入电流和输出电流的均流”不平衡度”(通常的期望值5%)及它们之间的”环流”,从而提高UPS并机系统运行的可靠性的目的。

  3, 对由发电机、电力稳压器和UPS冗余并机供电系统所组成的供电系统所执行的”系统匹配性”的调控操作

  在对如图1所示的由发电机、电力稳压器和UPS并机供电系统所组成的供电系统所执行的”系统匹配性”的调控操作时,曾先后进行过如下调整步骤、才最终使得这套UPS供电系统进入稳定、可靠的运行工作状态之下:

  (a) 当150KVA的发电机被开机启动、并等待它进入稳定工作状态之后,在对这套UPS供电系统的输入端、执行市电供转入发电机供电的切换操作时,却出现了发电机的声音”异常”、电力稳压器的输出不稳,并频繁地调节其输出电压等不正常工作现象(注:此时发现:位于伺服调控型的电力稳压器中的碳刷进入频繁的” 不停的上、下移动”的”误调”工作状态之中)。在此条件下,位于6脉冲型的80KVA”1+1”UPS并机系统中的1台UPS的逆变器因输入电源的电压和频率的”严重不稳”而进入”自动关机”状态。

  (b) 此时,将电力稳压器从这套UPS供电系统中脱离出來,并直接用150KVA 的发电机來直接驱动”1+1”UPS并机系统。运行结果表明:工作基本正常。

  对于这台150KVA的发电机而言,它的标称工作电流为217A,短时的最大工作电流可达239A。发电机的总负载包括:”1+1”UPS并机系统,空调机组及照明等负载。在进行此次发电机带载调试时,实测到的发电机的总输出电流为90A左右。根据过去的工作经验:利用这台150KVA 发电机应该是能够驱动后接的6脉冲型UPS供电系统的。这是因为,此时的发电机标称输出电流与后接的负载电流的实际容量比已达2.4倍左右。因此,它暗示我们:导致这台发电机不能正常驱动这套由发电机、电力稳压器和UPS并机供电系统所组成的供电系统主要原因应该是:电力稳压器的”误动作”,而不是发电机的容量不足的问题。

  (c)众所周知:对发电机供电系统而言,它的最恶劣工作条件是发生在电机组刚被投入到它的后接UPS供电系统的输入端的瞬间。因为,此时、它必须要提供足够大的瞬态电流來满足由后接的电感性的电力稳压器所可能产生的开机启动瞬态浪涌电流。目前,有两种发电机型可供我们选择:无刷、自励磁式的发电机和无刷、永磁发电机励磁式的发电机。相关的运行统计资料表明:无刷、永磁发电机励磁式发电机的带瞬态浪涌电流的抗”冲击”的能力是优于无刷自激励励磁式的发电机的带瞬态浪涌电流” 冲击”能力的(有的资料称,可提高1.4倍左右)。

  (2) 对由发电机、电力稳压器和UPS冗余并机供电系统所组成的供电系统所执行的”系统匹配性”的调控操作

  在对如图1所示的由发电机、电力稳压器和UPS并机供电系统所组成的供电系统所执行的”系统匹配性”的调控操作时,曾先后进行过如下调整步骤、才最终使得这套UPS供电系统进入稳定、可靠的运行工作状态之下:

  (a) 当150KVA的发电机被开机启动、并等待它进入稳定工作状态之后,在对这套UPS供电系统的输入端、执行市电供转入发电机供电的切换操作时,却出现了发电机的声音”异常”、电力稳压器的输出不稳,并频繁地调节其输出电压等不正常工作现象(注:此时发现:位于伺服调控型的电力稳压器中的碳刷进入频繁的” 不停的上、下移动”的”误调”工作状态之中)。在此条件下,位于6脉冲型的80KVA”1+1”UPS并机系统中的1台UPS的逆变器因输入电源的电压和频率的”严重不稳”而进入”自动关机”状态。

  (b) 此时,将电力稳压器从这套UPS供电系统中脱离出來,并直接用150KVA 的发电机來直接驱动”1+1”UPS并机系统。运行结果表明:工作基本正常。

  对于这台150KVA的发电机而言,它的标称工作电流为217A,短时的最大工作电流可达239A。发电机的总负载包括:”1+1”UPS并机系统,空调机组及照明等负载。在进行此次发电机带载调试时,实测到的发电机的总输出电流为90A左右。根据过去的工作经验:利用这台150KVA 发电机应该是能够驱动后接的6脉冲型UPS供电系统的。这是因为,此时的发电机标称输出电流与后接的负载电流的实际容量比已达2.4倍左右。因此,它暗示我们:导致这台发电机不能正常驱动这套由发电机、电力稳压器和UPS并机供电系统所组成的供电系统主要原因应该是:电力稳压器的”误动作”,而不是发电机的容量不足的问题。

  (c)众所周知:对发电机供电系统而言,它的最恶劣工作条件是发生在电机组刚被投入到它的后接UPS供电系统的输入端的瞬间。因为,此时、它必须要提供足

本文由包头市可逆电机有限公司发布于科技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UPS供电系统与备用发电机之间容量匹配

相关阅读